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湖北台湾佛教文化交流与两岸...

2017年11月8日,由国务院台办、湖北省政府和武汉市政府共同主办的湖北武汉台湾周系列活动正式在武汉东湖宾馆拉开帷幕,包括佛光山、法鼓山、中台禅寺和慈济功德会等台湾佛教界高僧大德在内的千余位两岸人士同赴盛会、共聚一堂。 10日上午,海峡两岸数百位嘉...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正觉之音

《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讲记(九)
http://www.hmszs.org/ 2016-06-13 来源:黄梅四祖寺 作者:净慧老和尚

 

  《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的核心内容,就是守一不移。这里有几句话非常扼要,如果能够照此方法和要求去做,修行的实践问题就有一个圆满的答案。

  “守一不移者。以此空净眼,注意看一物。无问昼夜时,专精常不动。其心欲驰散,急手还摄来。如绳系鸟足,欲飞还掣取。终日看不已,泯然心自定。”

  什么是“空净眼”?空就是般若性空的道理,空净眼就是般若见,就是无漏慧。守一不移,就是要以般若空的眼光、以清净的心态来观察某一对象,把心放在这个对象上,念兹在兹,莫换题目。这也就是《遗教经》所说的“制心一处,无事不办”。这种禅定方法最古老、最根本,由此才能达到禅定最基本的要求“心一境性”。大家注意这个“看”,不是用眼睛去看,而是用智慧眼、用空净眼来看,实际上就是观照。“无间昼夜时,专精常不动”,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看这一物,只此一念专心不动。四祖大师自十二岁起跟从三祖僧粲大师,七十二岁圆寂,六十年不倒单,用的就是“无间昼夜时,专精常不动”的功夫。

  “其心欲驰散,急手还摄来。”“急手”两个字用得非常生动。心要打妄想怎么办?就要像用手去抓一样,马上把它抓回来,念起即觉,觉之即无。“急手还摄来”就是赶快把它抓回来,不要让它向外驰散。我们观照此心,如人牧牛,如果牛要偷吃庄稼,就要赶紧把绳子紧一下,让它回过头来吃本分草料。

  下面打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比喻:“如绳系鸟足,欲飞还掣取。”用绳子把鸟的脚绑住,鸟就不会飞掉了。鸟是比如我们的心,绳子就是一行三昧中的念佛、观心。有了这条绳子,心才不会乱跑。

  “终日看不已,泯然心自定。”打妄想实际也只是一种习惯,你现在用绳子牵住它,不让它乱跑,日日如是,月月如是,年年如是,不停止观照,不停止觉照,“泯然心自定”,时间长了,自然而然风平浪静,心得禅定。希望我们在家出家二众,能够很好地体会这几句话。掌握了这几句话的要求和方法,就知道怎样真正用功夫。

  从“守一不移者”到“泯然心自定”,一共有十一句,如果把第一句作为题目的话,刚好是十句。这十句,每一句都很精要、很具体,都有可操作性。四祖所传播的禅的思想、禅的实践,既朴实又具体。四祖的禅法,吸收了当时诸家的观法。四祖大师一住十年的庐山大林寺,大林寺是东晋庐山慧远之徒孙昙诜(361~440)所创建,当时有智者大师的再传弟子在那里弘扬止观法门。四祖大师年青的时候在那里一住十年,一定相当熟悉和了解智者大师的止观法门;四祖又从三祖那里得到《楞伽经》的传承。所以四祖大师的禅法,不仅朴实简明,也博采了诸家之长。

  “《维摩经》云:摄心是道场。此是摄心法。《法华经》云:从无数劫来,除睡常摄心。以此诸功德,能生诸禅定。《遗教经》云:五根者,心为其主。制心一处,无事不办。此是也。”

  《维摩经》一共讲了几十条什么是道场,其中有一条就是“摄心是道场”。所谓“摄心是道场”,是说只要能够摄心,处处都是道场。四祖说:“此是摄心法”,守一不移就是摄心的方法。《法华经》讲,菩萨修行从无数劫以来,除了睡眠以外,就是以摄心作为修行的根本。能摄心,就能入禅定。《遗教经》也告诉我们,五根都是以心为主,只要能将此心制之一处,什么事情都可以办得到,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摄心一法,是佛教禅定的根本法门。

  “前所说五事,并是大乘正理,皆依经文所陈,非是理外妄说。此是无漏业,亦是究竟义。超过声闻地,直趣菩萨道。闻者宜修行,不须致疑惑。”

  四祖大师把前面的内容进行总结。前面一共说了五个问题。从“我此法要”开始是说第一个问题,讲“一行三昧”;从“《普贤观经》云”开始,讲“无念安心”;从“若举安心”开始是第三个问题,“解行并重”才不会盲修瞎练;从“又曰:用向西方否”开始,讲“悟解法相”的才不会对后学造成误导;从“又古时智敏法师训曰”开始,一直到“不须致疑惑”,是讲“守一不移”。《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前半部分是说这五件事:一行三昧、无念安心、解行并重、悟解法相、守一不移。

  四祖大师说:这五件事,并不是他自己杜撰的,“并是大乘正理,皆依经文所陈,非是理外妄说。”从这里可以看到,四祖禅法仍然保持了自达摩祖师以来所说的藉教悟宗的传统,不是离开经典去谈禅法,而是依据经典的教证来说明禅修的理论与实践。这和以后禅宗强调“教外别传、不立文字”,多少有一些区别。在禅宗刚刚诞生的时候,如果说“不依经教”,它将遭遇的来自传统佛教的排斥可能更加严重。即使是这样,像达摩祖师,像二祖,当时在弘扬禅法的时候,都受到传统佛教不同程度的排斥。所以到了四祖,他还是强调所传的法都是依经文所成,不是理外妄说,希望借此减少传统佛教的干扰。禅宗是在融合了中国文化思想的基础上成立起来的新型宗派,换句话说,当时禅宗是被佛教界当作异端来对待的。禅宗既然是新兴宗派,它和传统佛教必然有很大差别,四祖为了缓解新兴宗派和传统佛教的对立,所以就特别强调他所传的禅法完全是以大乘经典为依据,不是理外妄说,并且一再强调“此是无漏业,亦是究竟义。”所修所行不是有漏果,而是无漏道果,是究竟义,是了义,不是不了义。佛教的教义,有了义教,有不了义教。不了义教是佛的方便说,了义教是佛的究竟说。“超过声闻地,直趣菩萨道。”听闻者应该依此修行,“不须致疑惑。”从这些语言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四祖大师的苦口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