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法门龙象

黄梅四祖寺开山祖道信大师
http://www.hmszs.org/ 2013-10-04 来源:黄梅四祖寺 作者:正觉

 

  行  履

 

  南朝陈宣帝庚子太建十二年(580)三月初三日,四祖道信大师诞生于齐昌郡蕲州苞兴县衙内(今湖北省武穴市梅川镇西街),取名司马信。其父司马申,河南温县人氏,时任陈朝江乘令兼理苞兴县事。传说司马信出生前后有许多奇异现象发生,他呱呱坠地即啼哭不止,三朝之日,有路过老僧指点用屋旁的井水为他洗浴,果然转啼为笑。后人呼此井为“浴佛井”,井前有古巷称司马巷,至今井巷尚存。

  司马信幼时即超异于一般同龄儿童,四岁送入设在镇北竹影佛寺的乡塾发蒙读书,他聪颖过人,过目不忘,年读十数卷,积学孔孟老庄。闲暇时听寺僧诵经,入耳即知下文,如同早已熟读。尤爱仿效僧仪,人皆夸为菩萨转世。年七岁(586),执意出家,法号道信。他发现师僧戒行不纯,曾直言劝阻,因人微言轻,师不听受。自此他闭口不语,暗自修行,以戒为师,精勤自励。五年之久,其师竟然不知。

  大约在他十二三岁时(592),听云水僧说禅宗三祖僧璨大师在舒州(今安徽省安庆市)皖山的天柱山弘法。时当隋开皇十二年,隋文帝信奉佛法,佛教环境宽松。然而三祖难忘北周法难之余悸,仍深隐山中,居无定所,往来于皖山所辖数百里间,曾于浠川(今湖北黄冈市浠水县)泰春狮子山,韬光隐晦,当地旺族董公请他主法董氏家庙(后改为三祖寺)、礼佛、讲经、斋祭,而不知其为禅宗三祖。现藏于狮子山三祖寺的清康熙年间《三祖大师栖隐碑》残碑尚存有“……可嫡传三祖,僧璨火□大师(注:疑为”火头“,三祖亦作火头璨), 念裸头吉吉,外顽凶凶,□怀王披褐,此浠川泰春山,实栖隐始基也。”道出了三祖避乱隐修的因由。三祖住此数年,返回皖之天柱山公开弘禅,常有禅僧入山请益。道信虽然年方十二岁,然慧根早发,信深愿坚,执意奔赴,礼拜于三祖座下“愿和尚慈悲赐与解脱法门”,三祖问:“谁束缚了你?”道信答:“没有束缚啊!”三祖说:“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解脱呢?”道信一听,顿时豁然得悟。三祖从第一眼就看出,这个少年具有弘传佛法的夙根和才智,非同寻常,正是多年暗暗寻找的苗子,就留他在身边服勤。常携他往返于司空、英、霍诸山,复往浠川泰春。期间,三祖对他常授以《楞伽》诸经的精微玄妙之法理,耳提面命,测试启示他的悟证之功。禅修亦精进不懈,苦练夜坐不卧。史载他“六十年胁不及席”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虽辗转各处,仍坚 持不辍,佛法因缘日臻成熟。

  约在开皇十九年(599),三祖拟遍参江南,首选广东罗浮山,有神定禅师(亦说是千岁宝掌和尚)同伴,三祖不许道信随行,要他到江西吉州受戒。因为国家未开戒坛,他稍作逗留就返回,游学于皖山蕲黄一带。

  年余,三祖回到皖山,道信立即赴师身边随侍。仁寿三年(603),三祖视因缘时至,将衣钵传付道信,并赠以传法偈曰:“华种虽因地,从地种华生,若无人下种,华地尽无生。”道信遂承续宗统而成东土禅宗第四代祖师,时年二十三岁。不久,三祖在皖山法会上,于人天大众前,立化于大树之下。

  此后三年(603—606),道信大师“游化为务,所在为宝。”逡巡于舒皖、蕲黄与江南庐山一带,参访、请益、弘法、治病。期间,他在黄梅,指点张怀员外出家到破额山作种松道者(594);遏止蕲黄大旱及疥疾流行。大业初年(604),在蕲州城东门外江边凤凰山,建造正觉寺茅庵。

  在两晋南北朝时期,江南地区及长江流域的佛教盛行般若空观经系,出现了“止”、“观”并重的南北佛教融合的趋势,而庐山则是这一融合趋势的中心。这里是佛教天台宗与三论宗规模最大的弘法基地,天台宗开创人智者大师于陈末隋初徙居庐山,重辉东林寺殿宇,弘传天台宗旨,强调“止”、“观”并重,影响大江南北,门下一批弟子亦追赴驻足。又有兴皇法朗的高足智锴,秉承宗师的三论宗法旨,于庐山建大林寺,居二十余年,足不下山,大弘以般若性空为核心的三论宗,名称一时。隋开皇十五年(595),于庐山遇智者大师,切磋学问,谈论禅法,智者大师赞叹他:“修习禅法特有念力。”由是,大林寺成为三论宗与天台宗并弘的传播基地。与此同时,净土名师道暀回住庐山东林寺,重扬净土宗风。庐山呈现了佛教多宗共进的繁荣气象。禅宗四祖道信此时参访庐山,宛如置身一个新天地,耳目为之一新,深感大乘般若空性之玄义,较之《楞伽》有更深层的内容,这正是他多年梦寐以求的禅法境界。向往庐山,成为他后来入住大林寺参学请益的心结。

  隋大业三年(607)正月二十八日,炀帝颁诏“国访贤良,许度出家。”四祖道信立赴吉州寺附籍受戒,得获度牒,成为国家承认的合法僧人。

  不久,道信直奔庐山,住进了大林寺,请益于智锴大师,他朝夕惕励,普修般若诸经,尤重三论禅法、天台止观,亦兼修净土要旨。即至锴师示寂,四祖仍不离大林,追锴师遗教,品般若法髓,酝酿将大乘般若经义及三论、天台、净土诸宗,乃至与般若有相互印证的本土老庄本体论哲学,取精用弘,引入达摩的理悟与实践相结合的禅法之中,使楞伽师弘传的达摩诸祖“二入四行”的禅法,更能适应东土国情民风。

  四祖入住大林寺,以普通常住僧人的身份参学请益,没有忘记蕲黄故里佛教的发展。期间亦往返江北。大业三年(607),在故里黄梅途中收七岁弘忍为徒,从谈吐中即知他与佛教的宿世因缘,遂携住大林寺,四十年中不离身边。大业后期,四祖于庐山望见蕲黄山中常生紫气,归里访得破额双峰之下有洞常生紫气,遂于洞旁结茅称幽居寺。

  大业十二年(616),四祖在庐山望破头山,见紫云如盖,下有白气,横分六道。弘忍说:莫是师父日后横出一枝佛法。不久,四祖遂赴金陵牛头山,化导原以三论宗为本的法融。四祖此时对三论宗法旨已全熟于心,在使法融信服恭敬之后,四祖向他说出:“百千法门,同归方寸;河沙妙德,总在心源。”为之开示顿悟之道。言“此法从上只委一人,吾已嘱咐弟子弘忍讫,汝可另自建立。”法融后于牛头山别建牛头宗禅系。

  大业十三年(617),吉州城被请愿农民武装围困七十多天,城内水干粮尽,瘟疫发生,情况十分危急。四祖闻讯从庐山赶赴,与农军协议,获准入城。当四祖步入城门,城中干涸见底的水井,全部涌现甘泉。吉州刺史知道四祖来临,礼请解围善法,四祖言明只有佛法可救此难。遂命于旦夕二时,全城军民齐诵《般若波罗蜜经》。不出二日,围城农众望见城头上出现金刚天将,怒目持杵。他们意识到吉州有天神护卫,遂命撤兵,吉州得救。时值暮春,老天又忽降大雪,银装素裹,瘟疫顿消。刺史率全城军民于城外建雪山寺,恭请四祖常住。此时,隋朝已成倾覆之势,江淮一带战乱频繁。四祖没有久留,辞谢吉州,但没有北返庐山,而是与后来赶到的弘忍众徒,南行到吉州所辖的泰和县,卓锡于三股岽群山深处的香炉山,建潮山寺隐修约三年。《吉州府志》、《泰和县志》载:“三股岽,县西南五十里处,唐武德初,圣僧四祖于此建庵,乡民感德群助,寺成前夜,闻谷中水涌如潮,声如雷震,五更方息,晨视之亦无水迹,遂名潮山寺。四祖由此而巡行弘传禅法。江西省方志办何明栋先生与泰和县宗教局康局长结伴踏访潮山遗址,断壁残垣犹在。有云宝峰顶、观音石、罗汉洞、四祖岩……诸胜。群众传说武则天曾授有金匾。关于四祖医病、伏虎,也有传闻。

  此后,隋乱渐平,唐室始兴。江南形势渐趋安稳。唐高祖武德二年(619),四祖大师”说法于螺川“(即吉州庐陵)。武德三年,蕲黄僧俗,不远千里迎请四祖归里,四祖大师遂携弘忍诸徒返回蕲黄。

  四祖回乡之后,仍作山行,往返蕲黄二县(当时广济没有建县),在他多年前所建的几座茅庵小院比较选择,最终定位破额山”有好泉石“,可终定居弘禅之志。又得到山下善信於琏员外捐赠祖业”九龙燕窝地“风水吉壤供养三宝,四祖遂将幽居寺从紫云洞下迁重建伽蓝,塑造佛像,广聚徒众,过着躬耕陇亩、坐作并重的农禅生活。

  四祖最终选定黄梅作为他定居弘禅之地,是他慧眼独具的重大抉择。其一,黄梅县背依大别崇山,面临垅岗江湖,水陆交通,农桑发达,是湖广鱼米之乡。建寺破额山,既远离集镇之喧嚣,又利于僧俗礼佛修禅,具有实行农禅并举、以农养禅的天时地利。其二,黄梅地当吴头楚尾,是楚文化与吴越文化交融区域,以老庄思想为主题的本体论哲学十分发达。况佛教的般若学又以隔江相望的庐山为弘传中心,东晋般若学家支遁在黄梅蔡山建立江心寺,庐山智锴的导师兴皇法朗在黄梅沿湖一带建佛寺五所,弘传三论禅法。般若学与老庄哲学在黄梅共有互融的氛围,为四祖大师践行以般若融入《楞伽》及多种禅法的实施提供极为有利的思想环境。

  隋唐之交,流向佛门的人数大增。但由于战乱连年,尤其在北方,”兵饥交接“,大小寺院都受到严重的破坏,僧尼随着流亡难民逃离南下,”四方游僧,寄食无地“。唐王朝为安国基,争取民心,实行开荒自给,僧人开荒,还可减免税赋。四祖大师顺应时势,在僻静的山林中定居弘法,以农养禅。大敞禅门,接引群品,垦荒耕作,无疑为那些游僧流民找到希望所在,吸引广大僧俗奔凑相聚。尤其是农禅并举、以农养禅的创新举措,白日耕作营建,夜间听法坐禅。为定居修学、聚众弘禅提供了安居的资粮,可以不赖外援而生存。山中聚徒达五百余众。

  随着时间推移,四祖融合禅师、戒师、尤其是天台、三论诸宗禅观的影响,创新形成了戒行与禅修结合、楞伽与般若诸经相融、知解与践行相扶、渐修与顿悟相连、坐禅与作务并举、念佛与成佛合一的禅理和禅法,日渐深化。于是,又一个中国化的佛教新宗派——禅宗——东山法门应运而生。天下禅僧慕名追求,”自入山三十年来,诸州学道,无远不至“,”四方龙象,尽受归依“。贞观十年前后,新罗国僧人法朗,入华求法,经庐山大林寺慕名追赴双峰山学禅,回国后,成为朝鲜半岛禅宗的开创者。尔后,义玄、法显、玄爽诸师,都是一方修行有素的禅师,先后来到双峰,得四祖”入道安心“法要而归,而衡州善伏自此成为禅净兼修、宗教兼弘的先行者。由此可知,四祖广弘其道的影响区域范围”主要在豫、鄂、皖、苏、浙一带,向南延伸至两广,向北到达两京“(杜继文、魏道儒文)。其名传之广,影响之大,连蕲州刺使崔玄礼”闻而就礼“,放下架子入山朝拜。贞观十七年(643),太宗皇帝慕名四祖道风,四次诏请入宫供养,四祖均以病老告辞,最后竟以死相拒。太宗景仰,赏赐甚丰。双峰禅法正式得到了朝廷的认可。

  贞观十八年(644),四祖深知跟随身边四十余年的弘忍禅缘成熟,悉以其道授之。在本山西岭石洞(后世称传法洞)中将衣法传付,赠以表信偈言:”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既无种,无性亦无生。“成为承续法统的中国禅宗五祖。此时,弘忍年届不惑,四祖大师乃六十有四了。

  唐高宗永徽二年(651)春,四祖示元一师(一说是弘忍)起造佛龛(即毗卢塔),众人问谁可承传,四祖说:”弘忍可以啊。“是年闰九月初四日,四祖于塔中对徒众说:”一切诸法,悉皆解脱。汝等各自护念,流化未来。“言讫,安坐而寂,世寿七十二岁,僧腊六十四夏。弘忍遵遗旨封闭塔门。第二年四月初八日,塔门无故自开,四祖真身安坐如故,未曾有坏,弘忍即尊师遗愿以漆布包裹,永居塔内供养。大历三年,代宗赐谥”大医禅师“,塔号”慈云“。元至治二年,英宗赐谥”妙智正觉禅师“。

  进入二十世纪,尤其在八九十年代,中国以至世界的佛学研究者,都毫无例外地高度评价道信大师及其禅学贡献。洪修平先生指出:”道信大师在达摩禅法的展开中以及禅宗的创立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与所处的地位是特别值得重视的,他可以说是中国禅宗的实际创始人,奠定了禅宗的思想理论基础。“

 

上一篇:净慧老和尚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