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湖北台湾佛教文化交流与两岸...

2017年11月8日,由国务院台办、湖北省政府和武汉市政府共同主办的湖北武汉台湾周系列活动正式在武汉东湖宾馆拉开帷幕,包括佛光山、法鼓山、中台禅寺和慈济功德会等台湾佛教界高僧大德在内的千余位两岸人士同赴盛会、共聚一堂。 10日上午,海峡两岸数百位嘉...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学术论文

作为“宗教革命”的“东山法门”(5)
http://www.hmszs.org/ 2013-04-18 来源:黄梅禅宗文化高峰论坛 作者:孙昌武

  这样,无论是信仰平凡人的“内心”具有超越的能力而否定政治权威和“他力救济”,还是反对教会的经济盘剥而强调教团自力更生,欧洲的新教“革新”与早期禅宗都相类似。这种类似体现了人类宗教发展的普遍规律。

  不过,禅宗后来的发展却与欧洲新教发展形势大不相同。经过革新的新教逐步普及到整个西欧,造成天主教历史上的大分裂;传入英国之后,给工业革命提供了精神支柱。西欧各国教会纷纷脱离罗马教廷,宗教改革从而成为资本主义革命的精神准备的一部分。新教继而普及到整个欧洲和北美,成为西方世界的民众宗教,至今仍在发挥重大的积极作用。但是,如前所述,到武则天时代,“东山法门”已进入宫廷;许多禅宗大德得到朝廷礼重;中唐以后,禅宗内部发生分化,分成众多派系,这些派系大都托庇于各地强藩大镇,许多派系领袖的祖师又融入到统治阶层之中。在信仰层面,禅宗回归教门,“禅教合一”、“禅净合一”成为潮流。吕澂指出:

  禅宗思想到赵宋一代,有了较大的变化……其后能继续存在的几派,都是依赖统治者的支持的,当时著名的禅师经常与官僚等周旋,接触上层人物,这就使原来禅宗居住山林常同平民接触而形成的朴素作风丧失殆尽(本来从五代以来已丧失不少),其基本思想亦积极向主观唯心论方面发展……此种思想可说是和统治者的需要契合无间的。

  这样,作为宗教“革命”的禅宗实际是破产了。当然禅宗的历史发展并不是单线的,后来的成就与贡献不可泯灭,特别是在思想、文化领域仍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关于这个方面,不必赘述。但是从历史发展说,禅宗虽然传承有序,但已失去了当初的革新精神,也不再发挥当初那种积极的社会作用。

  禅宗历史发展的这种曲折变化,提供的历史教训是多方面的。黄仁宇在评价李贽时曾说:

  他的学说破坏性强而建设性弱。他没有能创造一种思想体系去代替正统的教条,原因不在于它缺乏决心和能力,而在于当时的社会不具备接受改造的条件。和别的思想家一样,当他发现自己的学说没有付诸实施的可能,他就只好把他美术化或神秘化。

  禅宗也同样,它的理论即禅思想否定方面强而建设方面弱。而究其原因,不决定于禅宗祖师们的思想境界,而是因为中国古代社会不存在欧洲文艺复兴那种孕育新的思想理论和社会潮流的经济基础和文化传统。经过禅宗“革命”的中国佛教终于回归到依附世俗政权的“御用佛教”的道路上来,这也是在中土环境中佛教发展的“宿命”。

  宋元以降,多数名声显赫的大僧又如南北朝那些高级沙门一样,成为社会统治集团的一部分。其中不少人积极参与政治,例如宗杲参与抗金斗争、宗衍参与明初政争,他们发挥的具体作用不同,但积极参与世事则一,他们作为统治阶级上层重要成员的身份也一样。宋代以降的所谓禅寺,也失去了当初丛林农禅的精神与特色,成为盘剥民众的寺院经济实体。由于“禅净合一”成为民众佛教的主流,求福消灾、以至卖罪买福的低俗迷信流行,信仰也就失去了活泼的生机。

  韦伯曾指出:

  要判断一个宗教所体现的理性化阶段时,可以运用两个在很多方面互相联系的尺度。其一是,这个宗教摆脱巫术的程度;其二是:这个宗教将上帝和世界之间的关系、以及由此而来的这个宗教自身与世界的伦理关系,有系统地统一起来的程度。

  徐复观也曾说:

  只有人文中的人生价值,亦即是在道德价值这一方面,才与宗教的本质相符,可以发生积极地结合与相互的作用。没有人的主体性的活动,便无真正的道德可言。宗教与人生价值的结合,与道德价值的结合,亦即是宗教与人文的结合,信仰的神与人的主体性的结合;这是最高级宗教的必然形态,也是宗教自身今后必然的进路。

上一篇:湖北在禅宗文化发展中的地位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