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湖北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尔...

2018年6月7日,湖北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尔肯江吐拉洪一行莅临四祖寺就基层统战等工作进行调研。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民宗委主任马萍,省委统战部调研室主任刘永峰,省民宗委宗教一处处长唐启明,黄冈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易先荣,黄冈市民宗局副局长孙新民...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夏令营文集

本焕长老与生活禅(10)
http://www.hmszs.org/ 2013-10-04 来源:禅文化夏令营 作者:印顺大和尚

  这个事扯远了,我们还是继续回到老和尚这里来吧。

  老人家是今年四月二号走的,整个的后事都是净老在那里帮着料理安排的。弘法寺每年要做一个祈福大典,已经连续做了七年了。后来想做每年两个大型法会,老和尚一直没有同意。我们一直还想增加做个清明法会。这是思亲报恩的时间,是尽孝道的具体表现。对国家民族,首先是宗教要能够和生活联系起来,要和民俗联系起来,要和传统文化融合起来才行。去年老和尚说:“你们今年就可以做了。”当时我还挺高兴的,要安排今年的清明大典,结果老和尚今年清明他走了。所以这个清明大典必须要做。以后每年清明都要做。

  他提前一年就把后事安排完啦。你们应该看过视频,他说要超过虚老,为什么他这么早就走了?深圳市改革开放三十年,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去考察,大家都很关心老和尚的身体。老和尚是中央一级保健对象,市委市政府也高度重视经常询问保健办:“老和尚有什么问题没有啊?”“老和尚很健康吗?”“你们查一查老和尚到底还有啥事?”保健办说:“老和尚十年半前查出来有前列腺癌,这十多年没有什么发展。”领导说:“中央领导很重视,这个问题要解决。”没多久,深圳市举办大运会,领导人又去了,再次提出老和尚这个问题怎么还没解决啊?领导的指示,下面必定要执行,所有人都动员老和尚,说你这个前列腺问题很重要啊,党和国家领导人很重视啊,很关心啊,我们现在医院很发达,做一个微创手术很快就解决啦。我当时坚决反对。很明显,已经十年半都没有发展,说明这已经不是问题了?也说明,一要归功于我们市委市政府的保健措施得力,方法得当。二老人家用功用的好。他十年多没打过一个妄想,他的癌细胞已经是正常细胞了。他老了,细胞的活力差了,现在刺激一下,解决不了问题,打破了这个平衡,就要重新建立一个平衡,这是很麻烦的事情。我当时不知道微创的粒子是放射性治疗,这是核污染,全世界对核污染都没有办法解决,非要给老和尚身体用核能量做手术,体内放一个小型的核工厂,核污染怎么解决啊?

  不管大家怎么做工作,老和尚都不同意,我也不同意。最后到七一,领导参加香港回归纪念活动。老和尚说:“印顺,算啦,别跟他们争了,没用的,众生的业力就是这样的,准备后事吧。你争了一年多,大家还是坚决要帮你做一个手术,要不然怎么跟领导交代啊?”去年七月七号老人家做完手术。今年清明,老人家就撒手西去。

  老人家在病中给我最大的启示和震撼是什么呢?我也算是读书人,读的书不少,像卢梭的、叔本华、尼采、弗洛伊德的、康德的这些的著作我都可以背,《旧约》我可以背。我出家前对伊斯兰教经典了解,整个的伊斯兰民族的研究,比对我们汉民族文化下的功夫还多,因为我是把它当成工具研究的。

  老和尚最后七次示现生死。一个人示现一次生死就了不起了,这在《高僧传》里有载。老人家去一下来一下给你示现,这是奇迹了。出家以扣,我就对老和尚有绝对的信心,这意味着绝对的依恋,我放不下,结果是连续折腾了老和尚六次,都让他没走成。第七次是3月26号的凌晨,当时老人家已经走了很久了,我来的时候,老人家已经停止呼吸很久,身体已经僵硬冰冷了,骨骼也僵硬了。当时我想抓着他的手,他的骨骼硬了,手伸不进去,最后我把他骨骼搓开了,两手伸进去握着他的手,他的手像冰块一样,指尖往外冒寒气。过了半个小时老和尚回来了。老和尚指着我的鼻子对我说:“印顺,你这个人太罗嗦,太罗嗦,太罗嗦!”走了六次都没走成,什么道理他跟我讲尽了。其实他不讲我也知道,我懂道理。老人家讲:“我会老,你也会老,我会死你,也会死,谁都要过这一关。你这一关都过不去,你出家一场干什么?白白浪费几十年的光阴。”道理我当然懂啊,但是我放不下啊。他又说:“印顺,你学的本事用到这个上面来啦?有用吗?”我也懂他是一个善巧,不是一个根本,可是我就是放不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