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第七届湖北佛教讲经交流会在...

千年祖庭开法筵,佛门新秀宣妙音。7月11日至12日上午,位于四祖寺慈云阁的双峰讲堂座无虚席,2018年湖北佛教讲经交流会在这里隆重举办。17位经省内各级佛协选拔出来的青年法师,轮番登上讲台,阐发佛法要义,辨析经教疑难,回答观众提问,现场互动活跃,气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夏令营文集

本焕长老与生活禅(11)
http://www.hmszs.org/ 2013-10-04 来源:禅文化夏令营 作者:印顺大和尚

  老人家第七次回来之后不吃不喝不睡,我没办法了。我也没吃没喝没睡,痛苦到了极点,人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也愿意把我所有生命都供养给老和尚,希望他老人家能长寿!最后想想,算了吧,放下吧,老人家既然这么坚决,也折腾了七次,天意不可违,还是随了老和尚的心愿吧。我最后跟老人家讲:“师父,我想通了。”老人家说:“你这次真的想通了?”我说:“真的想通了。”他说:“真的?”“真的。”“没有骗人吧?”“不骗你。”“这一次说话算话?”“说话算话。”“真的说话算话?”“真的说话算话。”他说:“那你给某某某打个电话,我要给他说几句话。”好,我就拨通电话,他说:“感谢你对佛教这么多年的关心,我要走了,这两三天我就要走了,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交往,我跟你交代一声。”对方一听就急了,说:“师父,我还没走你怎么能走呢?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呢?”老和尚笑着说:“我走了给你看一看嘛。”跟着又让我给另一个领导打了个电话,他又交代:“我这两天就要走了,给你们交代一声,感谢你这么多年对宗教做了这么多工作,希望你为国家、为民族多继续发心。”首长一听,说老和尚这是不是在开玩笑啊?他不好说,只能说:“老人家,我正在国外访问,等我回来之后,去看望您老人家再商量,先不要讨论这个问题。”老和尚说:“不等,不等。”跟着又让我给另外一个居士打电话,说:“我清明前就要走了,跟你交代一声,你自己要保重,好好用功。”那个居士听老和尚的声音底气这么足,怎么说要走了呢?他说:“你能不能等到清明以后呀?师父啊。”老和尚说:“太罗嗦。”就把电话挂了。老和尚对我说:“你把龛子拿上来,我要看一看。”这个佛龛是净公上在苏州订的国师龛,很庄严,也很结实很重,要十六个人抬。龛子抬过来了,他说:“龛子怎么样啊?”我说:“很庄严很好,我在里面住过一晚上。”因为我想体验一下这个龛子的感觉。我说:“就是板子太硬了。”他笑笑说:“你那么肥都嫌硬,我现在都没肉了,你要记得下面给我垫点东西,不要让我坐的太辛苦。”我说:“好啊,我都给你缝好垫子了,肯定不会让你坐的太辛苦。”他看完了,说:“你都准备好了没有?”我说:“都准备好了。”他说:“那行了,明天助念吧。”

  第二天早上开始助念,晚上老人家问:“几点了?”我说:“快到12点了。”他在病床上躺着,就把那胃管“嚓”一下子,抽出来扔出去,然后就把面罩一甩。他是一级保健对象,把保健办都吓坏了,要重新给他插胃管,重新给他戴面罩。这时候我就谈判了。前一天已经谈过一次了,但是没有谈成功。这次我跟保健办讲:“毕竟你也喊老和尚一声师父,也给老和尚一点脸面,给佛教一点脸面。你这样让老和尚躺在病床上带着仪器走,老和尚一生英名全毁了,佛教英名也全毁了。”保健办不听,说:“老和尚是一级保健对象,中央指示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要全力抢救。你知不知道如果最后搞不好,我们都要坐牢的!”我说:“这样吧,我问你个事,老和尚现在要吃东西吗?”他说:“现在不用,明天早上8点钟吃东西。”我问:“好,那胃管明天早上6点钟装,行不行?”他说:“那可以。”我又问:“老人家现在如果是不带氧气,两三个小时有没有问题?”保健办说:“氧气只是个辅助手段,戴不戴其实无所谓的,老人家这个状态不戴氧气没事的。”我说:“那就氧气现在也不戴,明天早上戴行吗?”他说:“可以。”我说:“你看,现在既然不用插胃管,也不用戴氧气,那你们就先把仪器搬到我们对面房间里去,两个小时老和尚走不了,你们再回来,我们就撤。两个小时如果老和尚走了,你们功德无量,我们所有出家人都会感恩你们。”保健办说:“印顺,你要相信科学,不要乱来。”最后谈妥给我一个小时时间,老和尚不走,他们进来,我们撤。我跟老和尚讲:“师父啊,现在可是考您的功夫了,他们只给我一个小时时间!”然后我就通知净老,几十个居士法师和外边几百个助念人排好队开始助念。净老进去了,法师和居士们都请进去了,助念开始了不到十几分钟,零点三十六分,老和尚就撒手西去了,走的时候非常安详,房间连放三道光,异香满室,到现在还没有散,一阵风吹过来就把这个窗帘吹到跟这个天花板一样平行,真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