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黄梅四祖寺戊戌年上元节吉祥...

戊戌新春,黄梅四祖寺启建一年一度的上元节吉祥法会。法会自正月初九开始,历时七天至上元佳节圆满。七日内,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善信居士虔诚诵经礼忏,寺院常住还专门举办了传灯法会、药师传供法会、药师茶供法会和斋天法会等丰富的共修内容。晚间在双峰讲...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夏令营文集

本焕长老与生活禅(3)
http://www.hmszs.org/ 2013-10-04 来源:禅文化夏令营 作者:印顺大和尚

  那个时候,我觉得老人家很了不起,很慈悲,开始诵《普贤行愿品》,一二十分钟诵一遍,最后十几分钟诵一遍。给老和尚讲:“师父我现在十五分钟诵一遍。”老和尚说:“我十二分钟诵一遍。”我十二分钟诵一遍的时候,老和尚说:“哎,我现在十分钟诵一遍。”我十分钟诵一遍的时候,老和尚说:“我八分钟诵一遍。”我八分钟诵一遍的时候,老和尚说:“我七分钟诵一遍。”七分钟诵一遍什么概念呐?我用了三年的时间才做到。当我七分钟诵完一遍的时候,我对《华严经》的看法和对《普贤行愿品》的看法没有一遍是相同的,没有一句是相同的,没有一次是相同的。…我没有办法跟你们形容那种种境界,种种现象,种种感觉。我那就觉得是老人家真是了不起!现在让你们打坐禅修,你能做到一分钟没有妄想吗?很难吧?他老人家很慈悲,让你诵经呐。因为诵经,你想20分钟诵一遍,你有多长时间在打妄想呢?你8分钟诵一遍的时候,你几乎连打妄想的念头都来不及打就被诵经的念头给掩盖了。你再7分钟再诵一遍的时候,妄想缝隙越来越少,升起来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小,这就是粗念了。粗妄与细妄是长年累月下功夫的过程。老人家非常善巧,没有跟你讲任何高深的道理,也没有跟你讲什么种种玄妙的方法,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让你不知不觉的就把粗妄给降服了。我现在跟你们在讲话的时候,《普贤行愿品》就在我内心中流淌,包括我做梦的时候,《普贤行愿品》也没有片刻间隔。只有把经典融入你生命中,融入你血液中,融入你起心动念中,融入你吃喝拉撒中,融入你的梦境和痛苦中,它才能真正起作用。不能把佛教的精神,不能把经典融入生命中,融入血液中,就不能在生命中扎根,所以背一些所谓佛言祖语,只能是初步地了解而已。

  第一年第、第二年是功课,这是身累,可以忍受,怕的是心累。我说出家前是个宝,出家后就是草了,你第一年出家的时候,老人家已经94岁了,他身边形成了相对稳定的结构,你去了就打破了这种平衡。重新构造平衡需要过程。第一年,你不管做什么,永远都是错的。我是方丈室侍者,人家不让我在方丈室吃饭,我只有去上殿过堂。要遵守时间,晚了就没饭吃了。你去大雄宝殿上殿,人家说你不会早晚功课。我去敲木鱼,鼓点敲不对,人家说你敲的是哑巴木鱼。只有当维那,当了两个星期维那,别人说:“哦,没人说你不会早晚功课了。”你去斋堂里吃饭,人家把你碗夺了给你扔出去,三个彪形大汉面目狰狞的站在你面前。我只能再去拿一副碗筷来,再打好饭菜,再坐下来安详的把它吃完,然后把碗筷放好,给他们很恭敬合一个掌,扬长而去。下暴雨了,人家把你丢在火车站,说:“湖北佬你滚回去吧!这不是你待的地方!”或者把你丢在二线关外边,给你买一张飞机票,让你回去。反正你做什么都是错的,永远有一堆人在老和尚面前制造你各种谣言。想想,我在社会上还算是过得去的人,一下子陷在这种漩涡里,真的很痛苦。但是呢,也很欣慰的是老和尚很坚定的支持我。庙里执事几次跟老和尚说:“要么你留印顺,要么我们辞职!”老和尚说:“你们谁都可以走,印顺不能走。”我确实非常感动!心里想这个世界不管谁对我怎么样都不在意,只要老和尚对我好就行了。

  第二年,发现情况更糟糕了。通过这一年各方的势力来回折腾,老人家似乎选择了妥协。老人家也经常跟他们一起来骂我,指责我,最多的一天骂了我14次。我好不容易把老和尚给哄睡着了,把门关上想:今天终于过去了。老人家一个电话:“印顺进来!”再给你骂一顿。老和尚经常给你交代一些没有任何可能去完成的事,你想尽一切办法,绞尽一切脑汁好不容易把它做完了,欢天喜地准备给老和尚汇报的时候,发现呢老和尚早把这事忘干净了。你一天做完,骂你三天,你三天做完,骂你一个星期,你一星期做完,这个月都别想活过去了。那个时候经常是,痛苦到连痛苦的念头都生不起来,绝望到连绝望的念头都生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