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湖北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尔...

2018年6月7日,湖北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尔肯江吐拉洪一行莅临四祖寺就基层统战等工作进行调研。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民宗委主任马萍,省委统战部调研室主任刘永峰,省民宗委宗教一处处长唐启明,黄冈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易先荣,黄冈市民宗局副局长孙新民...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夏令营文集

本焕长老与生活禅(8)
http://www.hmszs.org/ 2013-10-04 来源:禅文化夏令营 作者:印顺大和尚

  有了这个目标,我决定要办一所属于弘法寺的佛学院,要为弘法寺培养自己的僧才。深圳是全国最早实行改革开放的试点城市,也是中国经济特区。我想到了既是特区,不应只是经济上”特“,能不能在宗教教育上也来点”特“呢?让弘法寺在这个特区内享受特殊的形式,成为我国佛教教育方面的试点,走出一条新路。然后我就给中央统战部等有关部门讲,深圳是一个改革开放的城市,我希望我们能立足于深圳建立一个具有高起点,面向国际的弘法的人才培养基地,希望能批准弘法寺佛学院。当时全国正处在整顿佛教院校的时候,很多省市的佛学院正在关停并转,弘法寺要办一个佛学院这是逆行而上,太不合时宜了。但是中央统战部很快就批准建立全国性的弘法寺佛学院,这让我感慨万分。看来国家对佛教事业与发展是非常重视的,我们的佛教在未来是有希望的。

  批文下来后,我又觉得有压力了,想法又出来了。办佛学院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处理诸多的关系。就教材来说,只是一般的佛学院,我们面对和已经办了几十年的佛学院要成为竞争的关系。若说培养人才,已有的佛学院之所以失败,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培养出来的人才不适用,要是走老路,我还还不如不办呢。所以对佛学院的教学方针与教学目的,以及培养什么样的人才,我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决定要从深圳佛教的实际,背靠深圳文化的特点,办一所为弘法寺培养人才的佛学院。深圳的特点是在于多元文化,是改革开放的前沿,是我国对外展示的窗口,是联系东南亚和港台澳地区的最佳位置。未来的佛教是一个有着生命力与活力的佛教,中国是大国,一定会走上世界,佛教始终与国家的命运相联,佛教也会走向人世界。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有底了,我要办的佛学院就是一所面向国际,专门培养弘法人才的佛学院,这是我办佛学院的目标。

  但是现在的宗教教育是体制内的学校,国家规定佛学院的毕业生不享受国家的文凭,这样的学校只能是培训学校,招不来社会生源,也不能与已经办了多年,有一定声誉的其它佛学院相竞争。看来佛教教育要另辟蹊径,不能走老路,传统教育一定要跟社会现实相结合,培养的人才不光要为佛教服务,还要为社会服务才行,提供的选择机会越大,入学的学生就越可能多一些,于是我想到了社会办学的方式,充分利用社会的力量,在现阶段以佛教特色教育为主,辅以社会需要的人才,将佛教与社会紧密联系在一起,走出一条办学的新路。于是我去游说北京大学周其凤校长。我说中国近百年来整个的文化衰落和整个教育体制的僵化让我们缺少活力,人们的道德水平正在下降,这是教育最大的失败。北大要占领道德阵地的制高点,要为民族安魂,为社会安心。没想到周校长听了非常赞同,也认为学校的责任就是要对提升社会道德做贡献,于是他说:”印顺,我们北大建一个佛学院。“我说:”这个不行,你这一步跨的太大了。我建议你先整合文史哲的资源,成立个宗教文化院,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我和你一起来为这个民族来安魂,我来建立佛学院。“最后我们定下来,由深圳弘法寺作为基地,北大和弘法寺共建弘法寺佛学院。有了北大的这块牌子,我们佛学院也活了,招生与师资的问题也迎刃而解,佛学院走上了正常的道路,如今在社会与教内也产生了影响。循着这个思路,我们又和泰国著名佛教大学朱拉隆邦大学签定了共建协议,最近双方已经同意合作编纂教材,弘法寺佛学院的教育前景可以说越来越广阔了……上面是出家以后做的四件主要的事情。我觉得这辈子最有幸的可以说就是亲近到像本焕老和尚这样的大善知识,就像你们今天多么有福报,亲近净老一样!中国有这么多庙,你们选择四祖寺,选择了净老,这是聪明智慧的表现。我就把净老看成和我师父无二无别,他们两个都是当代中国佛教界的擎天柱!净慧老和尚不管是寺院管理,对外交往,佛学造诣,在国内无人望其项背。老人家的生活禅理念,给我们中国佛教发展走出了一条新路,深圳佛教也受益良多。没有生活禅理念的引导,没有净老的指导,深圳佛教不可能发展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