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黄梅四祖寺戊戌年上元节吉祥...

戊戌新春,黄梅四祖寺启建一年一度的上元节吉祥法会。法会自正月初九开始,历时七天至上元佳节圆满。七日内,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善信居士虔诚诵经礼忏,寺院常住还专门举办了传灯法会、药师传供法会、药师茶供法会和斋天法会等丰富的共修内容。晚间在双峰讲...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感悟

“我为净慧长老的信念而来” ——访中国茶文化专家寇丹老师
http://www.hmszs.org/ 2013-08-09 来源:黄梅四祖寺 作者:韩天琪

 


 

 “我为净慧长老的信念而来”

——访中国茶文化专家、 夏令营讲师寇丹老师

  寇丹,满族人,1934年出生于北京,18岁入伍,抗美援朝。用他的话说,“八年难民,八年参军,就是我的青春岁月”。

知足——永恒的青春良药

  接触寇丹老师,给我们最直接的感觉就是:这是一位微笑老人,十足的乐天派。当问及如何能像他即使八十高寿,还能精神奕奕,“电”力十足,寇老笑笑:“知足呗。我拿三句打油诗给你们形容一下:‘所有的病都是从口里吃进去的,所有的健康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所有的烦恼都是从心里长出来的。’所以人要知足,知足才能常乐。”寇老说,他非常满足自己的人生,在经历过八年抗战的颠沛流离和多次政治运动后,自己还能拥有美满的家庭,在履历表上只立过功而无大过。“多活了这60年,我赚到了,我很知足。”寇老说。

寇丹的老先生天真得像个孩子

与茶结缘——茶是禅的翅膀

  从湖州的妻子那里,青年时期的寇丹老师了解到吴兴茶乡的魅力,南北文化的差异让他感到新鲜而又陌生,长期浸润在江南水乡,这让接触寇老的人直面感受到儒雅的气息扑面而来,常常会忽略他还是一个地道的北方汉子。

  陆羽,“茶叶百科全书”——《茶经》的著作者,这是与寇丹老师交流中不得不谈的关键人物。“研究陆羽,全世界不过5人。”寇老解释道,“陆羽及《茶经》的影响力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学者在建国后来寻源考究,但却由于资料不足,地方没有重视而一无所获。”“而现在,我们却把陆羽‘神’化了。”寇老说,“我所做的,无非是在旧时代搞‘地下工作’——搜集陆羽的资料,弥补断层的历史;在新时期,请陆羽走下‘神坛’,和大家一起喝茶。”

  “禅茶本就是一体的,茶是禅的翅膀。”寇老说,“当师父们在禅房里授经传道时,不能喝酒,也不会喝凉白开,能喝的就只有茶。”寇老说,自己与净慧老和尚结缘,始于四五年前,第一次受邀来到四祖寺禅文化夏令营讲座,演讲题目是《喝茶中的禅》。当中,他将韩国“茶星”崔圭用的“吃茶来”与我国赵州和尚“吃茶去”的思想并列提出,而净慧法师之后的指正“在禅学中,如去就是如来”,“我像被醍醐灌顶,也深感禅文化的深厚积淀,和自己的浅薄。”,于是,寇老开始深入研读禅宗典籍。即使酷暑盛夏,寇老也如约来到第十届生活禅夏令营,为营员们普及禅茶文化的魅力。“我是为净慧老和尚的信念而来。”寇老强调。

玩美者——一片律动的茶叶

  寇老说,很多人都认为“一片茶叶”是他最喜欢的称呼,其实不然,这只是他给自己取得的一个别称,最让他觉得实至名归的称号,是国家在1990年颁给他的“自学成才者”。“我们每一个人可能在单项上都是优秀的,但是在综合方面往往就比较差了”寇老解释,“所以我们需要从各个方面来充实自己,综合的看待知识、运用知识”。

  “毫不避讳的说,我是个非常爱玩的人”寇老笑道,“我还编了一首《玩字歌》呢,‘60年前被人玩,花甲以后自己玩。想要玩好要玩命,玩出玩头更好玩。待到有日玩不动,许多人处让人玩。’”当兵的时候,寇老就爱画画,行军打仗,包里都会比别人多一张铜板,几张画纸,几支素描笔。“一张纸条传来的战况,在我手中几分钟就能传神地描画出来,这也是当时意义上的‘小人书’吧。”寇老自豪的说,“虽然我初中都没毕业,但是我肯‘玩’,为了了解湖州笔工的生活,我常年驻在农村,跟笔工谈,纪实生活,为他们‘鸣不平’”。

  “各地跑也是我的爱好,”寇老说,“这不,我刚在美国呆了四个多月,跑了15个州,寻找中国茶的足迹,而印度、尼泊尔的寻源之路,我也走过了。走累的时候泡壶茶犒劳下自己,比上五星级饭店还舒服。”

  我想,这种‘玩’,这种钻研的精神,也是寇丹老师荣获“首届浙江作家奖”等多项殊荣的原因,他以自己独有的律动,感染着其他人,也收获了心灵上的福祉。

寇丹老先生接受四祖寺网站采访

生活禅——年轻人的心灵修行

  “我觉得生活禅的目的就是教会莘莘学子明辨‘善恶、美丑、是非’,在这点上,我非常认同净慧老和尚”寇丹老师说,“我觉得年轻人是需要有一点‘反叛’精神的,需要独立思考,多问几个为什么,从心底不断提出疑问,进而探索、发现、创造,才能进步”。

  “对我而言,蚂蚁和蜜蜂是最好的老师”寇老说,“一只蚂蚁发现了一块饼,不会自己享用,一定是不辞辛苦地将饼拖回巢穴,与大家一同享用。同样,一片茶叶泡不了一杯茶,只有你、我、他,所有的小茶叶融汇在一起,这杯社会茶才能泡出回甘的味道。”寇老说,生活禅更要教会年轻人重“情”,“生死之间的一段路就是情,国家情、民族情、乡土情、血缘、亲情、友情,无处不在,就连‘菩萨’的本义也是意指‘觉有情’,所以我认为,生活禅,不仅是要教会大家学规矩,更是要教会众生去感恩,如何去‘爱’。”寇老强调。

  寇丹老师在八十大寿的时候,有人写了褒扬他的诗作寄给他,他是这样回复的:“胸中无岁月,管他是何年。此生大幸运,看戏不花钱。”而在他看来,喝茶,聊天,谈《山海经》,这种随性自由的状态,是传播禅茶的最好方式。

  “珍惜与任何一位老人的谈话,他们的人生就像一本书,厚重。”这是采访结束前寇老给我们的最后一句告诫,笔者会铭记,受用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