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谷雨忆禅者 樱花赋新篇 | 净...

谷雨忆禅者 樱花赋新篇 净慧长老示寂四年诗词书画图片展暨中日禅文化书画交流展在省图举办 思念如柳,岁岁新芽;樱花解语,心灵归家。2017年4月20日上午,湖北省图书馆浓郁的书香中飘荡着空灵而温暖的禅意,一场拨动心弦的特殊展览谷雨的怀念:净慧长老示寂...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感悟

所有学识用于解决当下社会问题——王志远教授谈净慧长老与生活禅
http://www.hmszs.org/ 2013-08-11 来源:黄梅四祖寺 作者:耀察

  

  “我从事佛教研究整整35年,见识了很多高僧大德,但是,净慧长老特别与众不同,他身上的闪光品质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8月10日,夏令营开营第一天,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王志远教授的首场讲座下午2点开讲。可王教授不顾疲劳,牺牲午休时间,欣然接受四祖寺网站专访。“我和净慧长老的交情长达31年,对四祖寺有深厚的感情,只要四祖寺需要我,我一定配合。”

  今年66岁的王志远教授,外形酷似中国禅宗初祖达摩大师,满脸的络腮胡子幽黑卷曲,身材颀长,目光清亮,亲切和蔼的神情中透着悲悯,绝对是一个让人一见就终生难忘的人。然而,这样一位博学豁达、多才多艺的学者,谈及已示寂100多天的净慧长老,仍然语带哽咽,泪湿眼眶。他给笔者出示了一篇悼念长老的打印文章,中间竟然隔着一大段空白:“因为这一段实在写不下去了,每当我回忆我们31年的交往史,就有无数的画面浮现在眼前,不知从哪里写起。”

  “时间很紧,请您谈谈净慧长老有哪些品质值得当下的青年人学习吧”。王教授欣然同意了,话匣一打开,无数生动的画面和精彩的观点汩汩流淌。

 

特别勇于担当:思考中国佛教向何处去

 

  经过长时间的文化浩劫,中国佛教的深厚传统遭到巨大破坏,净慧长老这一代的僧人更是蒙受了重大身心创伤。从1963年被错划为右派开始,长老经历了长达15年的“劳动改造”。

  “但是,长老完全没有为自己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怨天尤人,而是把个人得失放在一边,坚持不懈地探索一个重大的时代命题:中国佛教向何处去?”

  王教授回忆了自己和长老共同亲历的历史事件。1998年,与净慧长老以及另外三位当时中国佛教界有影响力的人物,召开纪念中国佛教2000年大会,将中国佛教的历史“追回”了整整69年。此前,大家公认中国佛教元年为以“白马驮经”为标志的公元67年,但净慧长老等高僧经过深入研究,认为应该向前推至以“口授浮屠经”为标志的公元前2年,中国佛教的“时间界碑”由此改写。

  六祖大师后,中国禅宗一花开五叶,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社会的动荡,不少“一花五叶”的宗门传承者竟然不知自家的宗风为何物。这样重大的历史断裂和“数典忘祖”现象,让净慧长老非常痛心。作为虚云长老的法子及一身挑五宗的禅门栋梁,长老更感重振宗风责无旁贷。2009年,长老推荐有着深厚佛学功底的王志远教授作主编,连续出版了六期厚重的《宗风》丛刊,以高质量的学术论文为主,内容广泛涉及禅宗历史、教义、宗派、艺术等领域,为弥补历史裂痕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记得《宗风》第一期出版前,我专程到四祖寺采访老和尚。因为赶时间,晚上11点一到寺院就开始采访,一直到凌晨两点,老和尚在长达三个小时的时间里侃侃而谈,旁征博引,随口说出了很多佛经典故偈颂,回去整理录音后发现,长老完全做到了出口成章,整篇文章逻辑严密、层次清晰,所引用的佛经语句没有差错,让我们十分钦佩。”提及这一段故事,王教授仿佛回到那个闪耀着智慧和激情之光的不眠之夜。

  “当然,老和尚为中国佛教振兴做的事情太多了,而且越到晚年承担精神越强,这里讲的这两件事只是冰山一角。”

 

不计个人得失:为振兴佛教忍辱负重

 

  “尽管受到不公正待遇,遭受了长时间的身心折磨和痛苦,长老是一个绝无埋怨心和嗔恨心的人,为了佛教的振兴,长老放下个人得失,始终逆来顺受忍辱负重。后来,因为长老的贡献大,大家看到长老经常抛头露面、似乎很光鲜,少数人免不了猜忌,甚至流传一些对长老不利的闲言碎语,可他始终不以为意。”谈及老友的高风亮节,王教授回忆了两件“小事”。

  一次,听说某人在一次会议中当场公开指责长老“求名求利”,王教授向长老求证。“没想到长老既没正面肯定,也没否定,而是哈哈一笑说,我其实什么头衔都不想要,只想去山里当和尚。”王教授也因此十分释怀:那些指责完全是“对空放炮”,本来就心底无私的净慧长老不会受到丝毫影响。

  不仅对一般人眼中的名闻利养毫不执着,就是对自己耗尽心血一砖一瓦建设起来的庄严道场,都能说放下就放下,这是长老晚年的常态。2003年,长老将自己历时十年重建、被本焕长老连赞“不可思议”的柏林禅寺,交给明海大和尚住持,自己却在古稀之年奔向新的人生征程:重修邢台玉泉寺。其间,王教授去邢台寻友,几经周折找到一座偏僻的村庄,在几间“东倒西歪”的破房子里找到笑吟吟的长老。“更不可思议的是,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他还在工地现场带研究生呢。”

 

善于学以致用:着眼于真正解决社会问题

  “第一次在北京广济寺见到长老,是1982年。那一次,长老还穿着一件四个口袋的中山装呢。”,这是因为国家落实宗教政策不久,长老的出家人身份还没有被允许恢复。但是,长老渊博的学识已经有广泛影响。“印象最深的,除了长老大学问家的风范,就是他和蔼的微笑。所以,这一次夏令营主题‘永恒的微笑’很符合长老一贯的精神特质。”

  此后,随着交往的深入,王教授认识到,通宗通教、学识渊博这一普通难以望其项背的境界,远非长老的精神制高点。“长老是真正把学识变成了自己的智慧,用佛教的话说是‘转识成智’,从而能不断创造性地阐扬自己的主张。”

  在王教授看来,判断一个人的学习能力和成果,最终要看两个标准:是否能在理论上有创新,是否能在实践中运用。“长老显然在这两条标准上都达到了让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尤其是生活禅的主张,是完全适应当代社会现状,可以进行广泛传播和应用的法门。”

  王教授回忆,长老对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十分认同,长老没有停止在前人基础上继续探索创新的脚步,于1994年在柏林寺响亮地提出“生活禅”理念,将佛法改造世道人心的功能由“宏观”转为“微观”,由社会大局的改造转向个人内心世界和行为方式的“革命”。“佛教的理论体系极博大,一般人穷其一生都很难吃透。长老将其转化成现代社会大众喜闻乐见的理论体系和修行方法,非常契理契机,这才是真正的学以致用。我们当今的青年人尤其需要这样的素质。”

 

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