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第七届湖北佛教讲经交流会在...

千年祖庭开法筵,佛门新秀宣妙音。7月11日至12日上午,位于四祖寺慈云阁的双峰讲堂座无虚席,2018年湖北佛教讲经交流会在这里隆重举办。17位经省内各级佛协选拔出来的青年法师,轮番登上讲台,阐发佛法要义,辨析经教疑难,回答观众提问,现场互动活跃,气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感悟

“净慧长老是实践生活禅的最佳典范” 访《禅》刊编辑明尧居士(2)
http://www.hmszs.org/ 2013-08-16 来源:黄梅四祖寺 作者:耀察 韩天琪

 

 

安住当下:生活中的每一个点滴都是修行

  “长老的事务非常忙,时间非常紧,常常是同时照应几处工地,应对几处会议,还要接待十方信众,可以说,他基本上没有‘专门修行’的时间。但是,长老却完全践行了他自己提出的生活禅理念,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可以说,他一切时一切处都在修行。”明尧老师对此由衷敬佩。

  长老特别能以身作则。只要在寺院,就坚持天天上殿(上早晚课),天天过堂,完全不搞什么特殊待遇。“他的房间永远十分整洁,书桌上的书摆放得整整齐齐,看过的书随时归位,什么东西放哪里清清楚楚。这说明长老心态从容,完全没有焦虑。”

  “尽管十分繁忙,但长老总在定中。他在各种会议上发表讲话的时候,总是垂下眼帘观照自己说的每个字,语速平缓从容,逻辑清晰,仿佛在‘说文章’,话说完后一整理,文章都不需要修改就可以用。”明尧老师还发现,不管此前会场有多喧闹,只要长老一开口,全场就安静下来,“这就是巨大的定力产生的强大气场,这就是功夫。”

  在夏令营的讲堂上,明尧老师从四个方面描述生活禅的定位,指出核心概念是立足于宗门的圆顿见地和信心,“将修行、解脱与度生圆成于当下一念”,通俗地说,就是安住当下,直下承当。

  “长老不管在任何环境中都能安住当下。作为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经常奔波在路途中,十分辛苦。但长老心无挂碍,很善于自我调节。经常是正说着话呢,却听到了长老的鼾声。他是头往座椅上一歪就能睡着的人,这样睡眠质量也很高。”

  明尧老师发现,长老虽然通宗通教,却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和思考的机会,特别善于从生活中汲取营养。“他总是随身带一个本子,在接待信众的时候,只要发现有价值的观点或素材,就随时记下来。”,因此,虽然长老不看报纸、不看电视,却“全知天下事”,因为他把每个人都当作第一手信息源。“这也就是为什么长老的开示非常精彩活泼,针对性强,因为源于当下的生活。”

 

品味高雅:时时观照处处花开

 

  净慧长老出身武汉郊区新洲一个贫寒之家,一岁半就被送到尼庵,由尼师抚养。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迫反复“当运动员”,尤其是1963年被错划右派后,在长达15年的时间里接受常人难以承受的“劳动改造”,这样的人生,可谓饱经磨难,备尝辛酸。然而,面对如此艰辛、恶劣、粗俗的生活境遇,长老却在自己的人生花园里栽培出两朵“奇葩”:一朵是甚深般若智慧,一朵是高雅艺术趣味。用明海大和尚的话来说,长老是“入泥入水大菩萨,亦诗亦禅自在人”。

  长老博古通今,圆融世出世间学问,是大思想家,文章大家;不仅有很高的艺术鉴赏能力,而且诗词功力颇深;热爱生活,爱大自然,连院子里的花草都侍弄得格外鲜艳。“无数文化艺术界名人都非常乐于和长老交往,品茶参禅,诗词唱和。”,明尧老师说,因此,长老举办的无数推动汉传佛教发展的大型公益活动,如生活禅夏令营、禅文化高峰论坛等,学界名流都纷纷前来“捧场”。

  “跟随长老头三年,我就感觉到学到的东西比过去二十多年还要多。在长老身边的十年,可以说是我人生的黄金十年。”2003年,明尧老师离开柏林寺到北京安家,听从净慧长老的嘱托,先后整理《禅宗六祖传灯法本》《禅宗大德悟道因缘》,内容十分厚重的《憨山大师全集》《虚云和尚全集》等,成为一位十分引人注目的青年佛教学者,尤其对禅宗研究颇有见地。眼下,他正在编辑《正法眼》丛书,写作长老交待的《生活禅纲要》,希望成为弘扬生活禅的新契机。

  “我写文章的功夫都是长老教的。他告诉我,不要急于下笔,要点上一支香,好好地打一坐,等心中静下来以后,再把文章的思路提到脑子里来,这样,头脑特别清晰,过去的知识储备都会自然涌现出来。”明尧老师发现,这一“秘诀”特别管用,“打坐的时候,思维特别敏捷,有许多闪光点冒出来,我就随手记下来。下座后,稿子的模样已经非常清楚,往往只要半个小时就写好了,真是一挥而就。”

  作为一个学者,阅读量非常大,特别容易脑力透支,如果没有健康的体魄和清醒的头脑作支撑,就往往心有余力不足,甚至“雄心万丈,躺在床上”。幸运的是,明尧老师跟随长老修行生活禅,建立了健康良好的生活方式。他每天打坐,诵经,散步,喝茶,过着宁静从容的生活,“我从不熬夜,晚上九点半之前一定睡觉,如果有紧急的写作任务,就在凌晨三点起床。因为熬夜对身体运作规律的破坏最大。”可惜的是,许多知识分子似乎特别喜欢熬夜工作,导致健康严重受损,“这也是一种颠倒,其实,学习和工作都贵在坚持,就像老和尚说的‘绵绵密密”,这样功到自然成。反之,如果忽冷忽热,大起大落,不仅难以持久,身心也容易失衡。”

  的确,两个小时的采访中,明尧老师一直稳稳地盘坐着,镇定从容,思维敏捷,语言流畅,兼具学者和禅者风范。

  这不又是一个践行生活禅的榜样么?

 

(撰稿:耀察 韩天琪 摄影:何涛 李冰如 石正浩 杨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