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湖北台湾佛教文化交流与两岸...

2017年11月8日,由国务院台办、湖北省政府和武汉市政府共同主办的湖北武汉台湾周系列活动正式在武汉东湖宾馆拉开帷幕,包括佛光山、法鼓山、中台禅寺和慈济功德会等台湾佛教界高僧大德在内的千余位两岸人士同赴盛会、共聚一堂。 10日上午,海峡两岸数百位嘉...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感悟

一部生动直观的生活禅“活教材”——访四祖寺当家师崇谛法师
http://www.hmszs.org/ 2013-08-18 来源:黄梅四祖寺 作者:耀察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8月16日上午10时许,在弘一大师优美感伤的《长亭送别》歌声中,四祖寺第十届禅文化夏令营在双峰讲堂落下帷幕。突然,一位男营员向现场300多位沉浸在离情别绪中的“同修”提议:“让我们把掌声献给崇谛法师,感恩他为我们付出的一切!”

  营员们不约而同地起立,目光齐刷刷地投向讲台旁一位颀长俊朗的年轻法师,热烈的掌声瞬间潮水般淹没了讲堂的每一个角落,营员们的心融化在一片感动中。

  一直在夏令营活动中指挥若定的崇谛法师,却在掌声中窘迫起来,他红着脸打岔说:“不要耽误时间,大家赶快去宿舍收拾行李吧,午餐后寺院安排了大巴送大家走!”

  在营员们眼里,崇谛法师几乎是一个神奇的偶像:年纪轻轻却无比干练,才华横溢而十分低调。极其繁忙却从容不迫。他每天都起得最早,睡得最迟。从凌晨5时到晚上10时,一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无比辛劳却总是笑容灿烂;从大型活动中妙语如珠的主持人,到远程行脚、汗湿僧袍的领路者,从卖力的搬运工到佛教歌曲的领唱人,他频繁地在截然不同的角色中自由转换,毫无障碍。

  可以说,7天的夏令营,营员们除了从晨钟暮鼓、诵经打坐、大师讲座、户外行脚、普茶传灯等精彩纷呈的活动中,体验似乎无处不在却又无形无相的生活禅,最生动直观的“活教材”,莫过于始终和大家如影随形的崇谛法师。

  虽然年纪轻,崇谛法师却绝对已经是一本十分厚重而又灵动的“大部头”书,而向来低调的他,很少向大家“展示”。这次,经不住笔者“狗仔队”式的“穷追猛打”和“反复纠缠”,崇谛法师充满传奇色彩的学佛经历,终于在闭营仪式后的采访中浮出水面。

与佛法间一场轰轰烈烈的“早恋”

  令笔者无比惊奇的是,早在童年时代,崇谛法师就已经有缘亲近了佛教。这个生于关东大地、天资聪颖的少年,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热烈地爱上佛法,并与之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早恋”。

  从五、六岁记事开始,一个比天还大的问题就反复撞击他的心房:人为什么会死?死了以后去向哪里?法师幼小的心中充满恐惧,同时也悄然埋下了探究的种子。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同学家中看到的两本书让他眼前一亮:《礼敬佛陀》、《觉海慈航》。如饥似渴地读完,犹如久旱逢甘霖,心里说不出的舒坦。为了能够进一步地了解佛教,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他给福建莆田广化寺写了一封信,表达了想要请到一些法宝的愿望,不久真的如愿以偿。听说离家30公里地的一个寺院有位很有修行的老尼师,初一暑假,他瞒着家人,经常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寺院,向尼师求法问道。

  从初二开始,满腔慈悲心的少年实在忍受不了吃众生肉,宣布与家人“分灶吃饭”:自己一个人吃素。

  连形象上也越来越“佛化”了:脚下一双僧鞋,手里一串佛珠,嘴里念念弥陀。受三皈五戒后,得到一件向往已久的黑色海青,像同龄人得到一件国际顶级名牌时装一样,一回家就在镜子前试穿,兴奋不已。

  然而,在数千年的文化自信被鸦片战争的坚船利炮击碎后,在构筑中国人文化根基的儒释道文化传统被历次的浩劫反复“革命”后,佛教的地位一落千丈,佛教徒成为人们眼中难以理喻的“边缘人群”,“高调信佛”的他在物欲横流、信仰缺失的时代成了一个十足的异类和“怪物”。

  于是,一场又一场家庭冲突不可避免地爆发了。父母担心学佛会影响儿子的前途,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参加了什么邪教组织。倔强而又雄辩的他拿着宪法和父母辩论:“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文斗”失败,武斗上演,年少无畏的法师因之而不断遭受皮肉之苦,每每从寺院抓回家后,就免不了一顿打。

  讲完这段令人感慨的学佛经历,崇谛法师对笔者说出了自己的反思,“现在想来,我这种十分张扬的学佛方式其实犯了严重的错误,因为不顾周边环境、不管家人感受,不仅让他们痛苦担心,而且还引发对佛教的反感甚至诽谤。真正的学佛信佛不应该执着于形式和外相,应该用实际行动来展示佛法的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