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感悟

一音入耳里 万事心中空——访著名古琴演奏艺术家张子盛先生
http://www.hmszs.org/ 2013-12-22 来源:黄梅四祖寺 作者:耀察

 

 

一音入耳里  万事心中空

访著名古琴演奏艺术家张子盛先生

 

  对于一些特殊人群来说,人生的玄机、命运的密码,有时会隐藏在极深的某个角落,必须在经历无数波折迂回、甚至不断“试错”之后,才“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著名古琴艺术家张子盛先生,就是这样一个奇特案例。鲜为人知的是,如今名噪天下的他,出身津门武术之家,少年习武,练过多年体操,甚至做过中国专业柔道学员,后来又拜师学厨艺,做夜总会调酒师及驻唱歌手多年。

  然而,几条看上去顺理成章的人生道路,走着走着,前方突然高挂起“此路不通”的牌匾,让刚刚迈入青春门槛的青年无比郁闷而迷茫。

  正“山穷水复疑无路”之际,报纸上一则不起眼的古琴招生广告,让张子盛仿佛瞥见一直等待着他的“前世老友”,豁然开朗,从此,张子盛“弃武习琴”,操持起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古老最高雅的乐器,人生从此走进一片光明灿烂的开阔地。刚及不惑之年的他,频频被人冠以“古琴大师”的尊荣,虽然他自己极不情愿,认为自己还不够格。

  张子盛的人生传奇还远未结束。他热爱国学,自幼钟爱古典诗词,心灵深处荡漾着浓郁的“佛教情怀”,向往深山寺院宁静安详、充满禅意的生活。

  于是,尽管事业正发展得如日中天,处处都需要他“到位”和“在场”,可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他决然放下万缘,剃去须发,到四祖寺参加为期一周的短期出家禅修班。每天凌晨四点多起床,随众熏修,行堂布施,受持八关斋戒,过午不食,却一天比一天神清气爽,怡然自在。

  当笔者请求采访时,张子盛老师慨然应允。在净慧长老座下剃度出家、正在中国佛学院深造的崇献法师,以张子盛老师古琴学生的身份,为我们焚香煮茶。在满室的茶香轻烟中,面目俊朗、气宇轩昂的张子盛老师,细细诉说他跌宕起伏的人生,时而“巍巍乎如高山”,时而“汤汤乎若流水”,一如21岁的崇献法师为我们在电脑中播放的古琴曲,令人回味无穷。

 

一波三折:众里寻她千百度

 

  张子盛出生在天津著名的武术之家,父亲曾是推手全国亚军获得者。从六七岁开始,张子盛就开始练习体操和武术。13岁那年,日本友人到天津推广柔道,这在全国尚属罕见,父亲认为这很有发展前途,张子盛又转习柔道。

  虽然体育运动天分高,但他不是那种特别能吃苦的孩子,大约16岁那年,在进体院的选拔中,张子盛竟然落榜了!与此同时,因为长期体育训练,文化课基本被耽误了。这样的结果,仿佛一记重拳,无情地粉碎了少年几乎所有的人生憧憬和梦想,仿佛一阵狂风,吹干了训练场上十来年的辛勤汗水。正在青春门槛前的张子盛,早早地进入人生的第一个痛苦迷茫期。

  生活还得继续,道路重新选择。因为家族解放前曾在天津开过好几处著名的饭店,父亲让张子盛学习烹饪。父子俩找到一位颇负盛名、曾经为张学良、张学明帅府掌勺的特级厨师丁老师傅求教,为表达诚意,张氏父子请求正式举行隆重的拜师仪式收为关门弟子。这一尊师重道的盛举,惊动了当地的电视台,事后成为津门颇为新鲜的电视新闻。

  然而——又是一个“然而”,张子盛心里却悄然积蓄着挥之不去的阴影:天性中深厚的善根,让他在宰杀活鱼等鲜活生命的时候,心里充满了不安,尤其是在大饭店工作,经常要以最快的速度进行“大屠杀”。

  为了减压,为了充实精神生活,张子盛开始学古典吉它和吹箫。据他讲,“其实,我们家并非一个‘全武行’家庭,我父母都非常热爱音乐、戏曲,可谓资深票友,尤其迷恋越剧,作为北方人,喜欢江浙地区水一样柔软婉转的戏种,还是很难得的。”父亲还有一些简单的洞箫基础。少年时期的张子盛则对古典音乐尤其是古琴曲有一种别样的会心,每当收音机播放古琴曲时,他的心立刻安静下来,凝神细听。他记得最享受的一次听琴经历,是陪侍住院的祖父时,完整地听了一首非常优美的古琴曲。“收音机里介绍,曲子是广陵派的传人刘少椿先生演奏的《樵歌》。我对这一点印象十分深刻。”

  1989年的一天,精力充沛、求知欲旺盛的青年张子盛,又想进入围棋领域增智练手。他找到当地晚报,找寻上面的围棋培训招生广告。可是,当他就如愿以偿看到围棋招生广告时,眼球却被旁边另一条古琴招生广告牢牢抓住了。

  “对,就是它!应该是我自幼最爱听的声音!我要学古琴!”仿佛找到失散了千百万劫的亲人和朋友,这一次,张子盛瞬间完全确认,这就是他最想要的人生道路,这就是打开人生宝藏的“金钥匙”!

 

古琴天才:频遇高人获点化

 

  更大的惊喜等待着张子盛。原来,他一不小心看到的这则古琴广告,刊登者是天津东方业余艺术学院,虽然因为国家办学政策的限制,必须冠以“业余”两个字,但这家借用当时天津36中场地办学的学院,不仅一点也不“业余”,而且绝对是精英荟萃。它是由著名书画家、国学家陈云君先生和一大批在国学、琴棋书画领域都颇有造诣的大师级人物合计创办的,如寇梦碧、张牧石等这些津门国学巨擘现大多已辞世。张子盛的启蒙老师是津门九嶷派老琴家高仲钧先生(已故)。

  也许因为累劫熏习出的天分,加上有弹吉它的基础,张子盛在古琴班数十名学生中迅速脱颖而出。“我觉得弹古琴太简单了,简直是如鱼得水,一马平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张子盛仍然很兴奋。当然,他练习起来也很刻苦,经常一练就是一整天。很快他就能弹高难度的大曲子,技巧难度越高,他越有激情。

  未及两年后,在杭州举办全国古琴演奏大赛上,年仅二十出头的他,一口气夺得最高荣誉:优秀演奏奖。

  一旦选对了人生道路,各种顺缘也越来越多。一大批国学、艺术界精英轮番点拨和造就这位古琴天才青年,他们带着他参加在天津和北京频频举办的雅集活动,或即兴赋诗,或现场泼墨,或操琴吟诵。张子盛先后求教于李允中先生、吴文光先生、龚一先生、李祥霆先生等多位著名琴家,堪称博采众长。

  张子盛领悟到一个至深的道理:中国古典艺术的背后,是深邃的哲学思想和浪漫的诗词歌赋,文以载道,艺重教化,文、艺、道密不可分。“读诗使人灵秀,读史使人明智,如果没有深厚的国学功底作支撑,永远只能是一个演奏匠,其行不远。”为此,他先后求教古典诗词大家王焕庸先生、曹长河先生、陈云君先生等门下学习多年。

  而这当中,也并非完全顺风顺水,毫无波澜。古琴是属于阳春白雪的艺术,意境高远,知音难觅,所以才有俞伯牙钟子期之间凄美的故事。张子盛走的这条路,用现代社会市场定位的理念来说,属于绝对的小众,换句话说,因为观众太少,很难支撑起日常的经济开支。

  张子盛开始透支自己的身体作本钱。他去夜总会应聘,成为一名调酒师,每天工作到凌晨两点多。当时正值为注册天津古琴会事宜整日奔波。因为过度疲劳,有一次他晕倒在吧台里。

  1995年,他又捡拾起自己的烹饪技术,开办饭馆,试图“经济搭台,古琴唱戏”,然而,因为开饭店与古琴艺术实在格格不入,大量的时间被占用,半年后,张子盛就把饭店关了。“路漫漫其修远兮”,为了追求艺术,张子盛真可谓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道路既阻且长”,令人不胜嘘唏感叹。

 

上一篇:生活禅夏令营:传统文化复兴的绝佳范本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