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学术论文

从佛教史探讨生活禅与禅生活(3)
http://www.hmszs.org/ 2013-04-18 来源:黄梅禅宗文化高峰论坛 作者:李志夫


  虽然佛教中国化在变文、俗讲等各方面均有贡献,就禅宗“教外别传”的发展来说,当然六祖贡献最大是可以肯定的。

  (一)陈先生具体指出:“慧能将佛性理解为人内在的本性,强调明心见性,又强调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将佛教修行与儒家伦理有机结合起来;佛教修行与百姓生活、传统道德伦理结合起来,体现了平民化的走向。如《坛经·无相颂》:“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恩则孝养父母,义则上下相怜;改过必生智慧,护短心内非贤;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那么,以惠(慧)能思想为代表的禅宗,便是最典型的中国佛教”。

  (二)净慧长老曾住持过柏林寺,对于赵州与临济禅师之禅法当然更为亲切,发扬两师的禅法,也是责任之所在。陈先生依长老将赵州生活禅归纳为四点:

  1.本分事接人:即别于传统以讲经论接人,而以日常事应机说法,“吃茶去”、“盐贵米贱”等。
  2.平常心是道:是赵州承继马祖、南泉而得。“马祖无造作、无是非、无取舍、无凡无圣,只如今行住坐卧,应机接物即是道”。
  3.无杂用心:“若一生不离丛林,不语十年五载,无人唤你作哑汉,已后佛也不奈你何”!
  4.主体担当精神:一是自救、自悟、自修的自主性;二是回小向大的大乘担当精神。

  这四点净慧长老称做赵州禅的四大特色;更补充后二者“狗子无佛性”是“无”字公案,称作“赵州关”;“赵州桥”度驴度马。前者代表大智慧,后者代表大慈悲。净慧长老从“无门关”衍生其“觉悟人生”的大智慧;从“度驴度马”衍生其“奉献人生”的大慈悲精神。

  (三)其得自临济禅师,陈先生归纳为三点:

  1.即心即佛思想,突出了“本源清净心”的中心地位:“你一念心上无分别光,是你屋里报身佛;你一念心上无差别光,是你屋内化身佛”。
  2.继承马祖平常心是道:“你且随处作主,立处皆真,境来回换不得,纵有从来习气、五无间业,自为解脱大海”。
  3.突出主体性的自信精神:“尔若能歇得念念驰求心,便与祖佛无别;尔欲识得祖佛么?只尔面前听法底是;学人信不及,便向外驰求”。

  (四)陈先生亦归纳了虚云和尚的生活禅:因为净慧长老从虚老学禅十年,自然有其皈依处,有五点,分两部分:

  1.承袭中华禅者:强调明心见性;发展了临济、曹洞宗之禅法;将禅宗修行落实于现实生活;强调戒律在修行中之重要。
   2.对禅、净合流作了相应的会通:“念一佛要认识自性净土;净、禅只是下手处不同,及至成功两者可互通,参禅与念佛都是方便;禅、净双修,以念佛为缘起,后以参禅为究竟”。 

  陈先生认为净慧长老在倡导生活禅的过程中,也自觉地继承了虚云和尚的禅法,如对戒律的强调,对禅、净关系的态度,经常举办禅七等。

  (五)关于佛教现代化,净慧长老也肯定了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早期也称“人生佛教”):首先关注现实社会人生是太虚大师人间佛教的特征:“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其次,“今当以求人类生存发展为中心,而施设契时机之佛学,是为人生佛学第一义;以适应现代人生之组织的群众化,当以大悲大智为群众之大乘佛法为中心,而施设契时机之佛学,是为人生佛学之第二义。大乘法有圆渐、圆顿之别,今以适应重征验、重秩序、重证据之现代科学化,当以圆渐之大乘法为中心,而施设契时机之佛学,是为人生佛学之第三义”。